大麦理财:网贷是普惠金融中坚力量 积极迎接备案

2019.07.19 发表于 浏览量: 516

       用“如坐针毡”四个字形容当前的网贷从业者似乎也不为过,转型、退出、合规、备案每一次词都让他们诚惶诚恐。“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种现状下,适者生存,改变成了平台的头等大事。但如何改变,不是每一个平台都能想好并做好的事。

       近日,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在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表态,未来网贷平台发展的两大方向为转型或退出。会议指出,对于少数在资本金和专业管理能力等方面具备条件的机构,允许并鼓励其申请改制为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

       但转型做消费金融或者网络小贷这条路,由信息中介转变为信用中介,这样的角色变换对于平台而言可谓是道阻且长。

       网络小贷,你真的了解吗?

       网络小贷由于与P2P网贷在功能或模式上有些许类似,受到网贷平台的青睐。纷纷转型小贷,那么小贷市场当前是一个什么状况呢?

       网络小贷是通过网络平台获取借款客户,综合运用各类数据和信息分析评定借款客户信用风险,确定授信方式和额度,并在线上完成贷款申请、风险审核、贷款审批、贷款发放和贷款回收等全流程的小额贷款业务。网络小贷主要是利用自有资金赚取利息,由地方金融办负责牌照发放和监管。

       在短短十年时间内,互联网小贷经历了波峰到波谷。被寄予希望利用互联网手段降低成本,更好地服务当地小微实体的小贷公司,在实际中运营中,牌照出租,异化为现金贷,高利贷、砍头息、暴力催收、现金贷等问题频出。跨区域经营导致监管不及时,机构规避杠杆限制,让风险聚集。伴随着2017年的现金贷整顿,网络小贷专项整治实施方案出台,明确了网络小贷禁增量、清存量、去杠杆、控费率、查合规等内容。网络小贷按下暂停键,跌入低谷。

       根据数据统计,目前,全国范围内共有网络小贷牌照300张,其中完成工商注册的有279张,金融办批复和过了公示期的共有21张。在这300张现存的网络小贷牌照中,除了个别暴雷的网贷平台以外,全国现存700余家网贷平台,仅有19家目前还在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已经通过主体或者关联公司获得了17家网络小贷牌照。

       在蛰伏一年多的时间之后,网络小贷在今年似乎迎来了转机。4月30日,银保监会公布2019年规章立法工作计划,其中包括《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这意味着网络小额贷款立法很可能将在年内到来。

       6月11日,《经济参考报》报道,小贷公司顶层统一监管制度正酝酿出炉。小贷公司行业准入标准将趋严,融资渠道有望扩宽,杠杆率、放款额度等规定也在进行调整。有消息称,未来网络小贷注册资本门槛将提高至10亿元,杠杆倍数3-5倍;单笔放款额度也有严格限定;对于存量互联网小贷业务,两年内需整改到位。

       重庆小雨点小额贷款有限公司CEO林坚诺博士称,行业整体看好但目前仍较混乱,需求很大,竞争激烈。这是因为,越来越多用户开始使用网络小贷,但整体用户质量在下降,很多非持牌机构在利用不被监管的优势竞争客户,对持牌机构并不友好。他希望小贷法出台,对全链条都有好的清晰的管理规范,这将促进行业规范经营、持续健康发展,减少风险事件发生。

       转型小贷,获取牌照是难点之一

       网络小贷自身麻烦事不少,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美好。但对于面临生死的网贷平台,转型小贷或许是一条生路。然而面对各种不确定性,网贷平台转型并不是说转就转这么的简单。

       首先,政策方面,还是正向支持转型小贷,但网络小贷自身定位仍有待理清和确认。社科院尹振涛在接受互金观察站采访时表示,从监管政策的引导来看在是鼓励网贷平台转型小贷。P2P进行转型和清退,网络小贷是一个很重要的监管的方向。从大的方向来讲,监管引导方向有两个,一个是做金融,也就是获取金融牌照,类似消费金融牌照和网络小贷牌照;另一是做技术,包括导流,包括助贷市场。

       尹振涛分析,平台如果转型获取金融牌照,消费金融和网络小贷都是可选的。从难易程度上来讲,消费金融牌照比网络小贷牌照,难度更大,主要在股东背景,和注册资本金等方面的要求更高。虽然消费金融牌照获取更难,但是消费金融的杠杆儿率给的更大,大概是十倍以上,而网络小贷,实际上只有三左右的杠杆儿率。两个牌照各有优势和特点。

       其次,获取牌照,门槛不低。开鑫金服总经理鲍建富在接受互金观察站采访是表示,对尚没有牌照的网贷平台而言,牌照获取难是转型的难点之一,小贷牌照对实缴注册资本、杠杆率、业务场景等都有很高的要求,将把不少平台都拦在门外。网络小贷牌照只能用自有资金放贷,杠杆率一般也只有2倍,能不能经营好这块牌照也是一个考验。

另外,转型小贷也不是所有平台都有能力做好的,需要具备合规性、技术性、获客等实力。例如,银行等金融机构对合作机构的合规性要求一般比较高,如果合作平台存在合规性瑕疵,可能合作就难以成行。还有现在银行也开始注重金融科技、触达客户的能力也再调高,合作机构必须加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才更有可能做好前端工作,成功转型。

       再次,场景支持是个问题。互金专栏作者肥皂在接受采访时分析,从政策的走向上看,今年监管部门有计划的对网络小贷政策进行重新修订,也就是说未来应该能够放开牌照。他认为,P2P转型网络小贷或者消费金融公司最大的难度除了资金还有消费场景的问题。适合的消费场景在当前环境下并不好寻找,而且场景的搭建不是一夕之功。

       最后,竞争将更激烈。对于P2P转型网络小贷公司,林坚诺有自己的见解。转型,首先要面临资金来源和杠杆率的转变问题,只有坚持做到合规才能有发展。其次,转型要做好迎接激烈竞争的准备,毕竟现有市场已有蚂蚁金服、百度、京东、苏宁等众多头部,具有先发的技术、场景、资金等优势,转型机构想在红海中分一杯羹并不容易。

       备案,路漫漫其修远也

      “前路虽然遥远,却因为有梦想,有未知的希望,便很有信心地继续往前赶,赶着赶着,却发现梦想越来越远,最终隐入天边最后一抹红霞,再也寻不见踪迹。”谈到备案,一位业内人士这么说当前的境况。

       这或许是网贷行业备案的真实写照,一直在路上。近日又有传闻称,未来备案的情况大致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整改基本合格的机构纳入监管试点。经历了多次备案延期的行业,在反反复复中,又会有怎样的期待?

       机会是存在的。大麦理财CEO刘超表示,网贷作为普惠金融的中坚力量,当下虽困难重重,但仍是一个前途光明的行业。当前的合规压力不是针对某一个平台,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在当下监管政策下能生存下来的平台就有机会。即使转型,网贷平台同样要面对这样那样的生存发展问题或是合规问题,这让部分实力雄厚的平台或是具有特色的垂直品牌未必愿意转型,备案或是进入监管试点仍旧充满吸引力。

       道路是曲折的。后续的“三查”、“三降”、“回头看”、穿透式核查等要求意味着平台仍大量工作要做。鲍建富指出,试点体现了监管对行业的审慎态度。监管倾向通过“以备促退”的方法,让运营不下去的平台主动退出或转型,从而确保好行业整体风险可控,等到具备良好的社会环境、市场环境,以及平台符合试点的各类标准后,试点或将提上议程。平台要结合自身能力有个全盘把握。

       监管试点的门槛同样不低。有关部门在拟定的监管试点方案中,对网贷行业风险准备金、风险补偿金、合规保证金、股东资质等提出了明确要求。平台只有在合规检查、接入系统、数据核验等工作基本完成的基础上,才能纳入监管试点。

       众多高要求和条框限制,让不少人打退堂鼓,行业出清在继续。近期有11个区域性退出指引颁布,北上广深等地区有平台在陆续退出。济南、四川、深圳、云南等地分批次发布了清退机构名单或拟退出机构名单。近日,深圳又有一百余家平台位列退出名单。

       据行业内人士的保守估计,目前707家正常运营平台中,或不足100家平台进入备案试点,9成平台还要被淘汰出局。对于P2P备案,肥皂觉得前途比较渺茫,他指出就算是有通过备案的平台也是凤毛菱角。

       尽管清退转型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主旋律,但不能因此就失去信心和放弃希望。因为,从长远来看,只有经过有序的退出转型的阵痛,行业环境才能得到净化,出借人的权益才能受到保护,完善市场竞争秩序,才能为行业发展创造良性发展的空间,备案也将水到渠成。

      “每一个伟大的企业都是九死一生,短暂的困难,在企业的历史上,只是一个瞬间。“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在当下,我们要认清大形势,既要充满自信,又要脚踏实地,行业的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但需要我们一步一个脚印的拼出来。只有敢于面对寒冬的人,才能看到春天。”对于行业,类似刘超这样的平台人士还是充满希望。

大麦理财运营管理团队
2019年07月19日